> 資訊 > 國際動態 > 正文

第63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獲獎提名作品分享

時間:2020-03-03 13:37來源:國際攝影協會 作者:管理團隊 點擊:
北京時間2月25日19點,2020第63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官方公布了各獎項的提名作品,共計372幅,所有獲獎者的最終名次將于4月16日在荷蘭頒獎盛典上揭曉。四個獎項的一等獎獲得者將各獎勵10,000歐元,其余入圍攝影師將一起分享總價值130,000歐元的獎金。
 
自2019年,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為年度攝影大賽推出了一個新獎項:年度世界新聞攝影故事獎。以便更深入的審視你周圍發生的故事,需要一組圖片才能深刻的理解攝影師所要表達的主題。
 
據中國攝影網從荷賽官方了解到,本屆大賽共收到全球125個國家的4283名攝影師提交的73996件作品。
 
大賽共評選出44位攝影師提名,共計372幅作品(部分有重合),分別來自24個國家,和去年一樣,本屆也未見有中國攝影師提名。下面我們來看看這些攝影師都拍了些什么。
 

年度世界新聞攝影獎提名
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of    the Year

▲2019年6月19日,蘇丹喀土穆,一名年輕男子在手機照明下朗誦一首詩,其他抗議者高呼平民統治的口號。攝影師:Yasuyoshi    Chiba(肯尼亞內羅畢)




▲2019年5月21日,阿爾及利亞阿爾及爾,學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動中與防暴警察扭打。攝影師:Farouk Batiche(德新社)


▲2019年10月20日,艾哈邁德·易卜拉欣(18歲)是一名嚴重燒傷的自衛隊戰士,10月20日,他的女友在敘利亞哈薩卡的一家醫院探望他。起初她不愿意進房間,因為她被他的傷勢嚇壞了,但一名護士勸她進去握住艾哈邁德的手,和他簡短交談。攝影師:Ivor Prickett(紐約時報)


▲2019年2月18日,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布扎比舉行的國際防務展覽和會議(IDEX)上,一名商人在展覽日結束時鎖上了一對反坦克榴彈發射器。攝影師:Nikita    Teryoshin(俄羅斯圣彼得堡)


▲波蘭波德科瓦勒阿納的一個難民收容中心里,一名15歲的亞美尼亞女孩坐在輪椅上,旁邊坐著父母,她最近因抑郁綜合癥從緊張狀態中醒來。攝影師:Tomek    Kaczor(波蘭)


年度世界新聞攝影圖片故事提名
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Story of the Year



















▲《埃航空難》組照  攝影師:Mulugeta Ayene(埃塞俄比亞)

2019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T302航班,一架波音737    MAX,在亞的斯亞貝巴機場起飛6分鐘后從雷達上消失,墜入一片田野,機上157人全部遇難。撞擊太大了,兩個引擎都被埋在10米深的石坑里,幾乎無法辨認出任何人體遺骸。
11月14日,墜機8個月后,撞擊地點被覆蓋,身份不明的遇難者遺體被埋在一排排相同的棺材中。對比了2018年10月從雅加達起飛12分鐘后,同樣是737最大的獅航飛機墜毀的情況。世界各國,最初除了美國,都將737飛機停飛。第一份報告顯示,盡管遵循了波音公司推薦的程序,飛行員還是無法阻止飛機反復俯沖。在這兩個案例中,飛行員似乎都在努力處理一個旨在防止飛機失速的自動安全系統,這個系統不斷地將機頭向下推。系統似乎被激活了,可能是由于傳感器故障,盡管沒有什么問題。后來有消息稱,美國航空公司的飛行員曾與波音公司就MAX的潛在安全問題對質。波音公司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但承諾進行軟件修復,但在ET302航班墜毀時還沒有進行。飛機一直停飛到2020年。



























































▲《叛亂》組照  攝影師:Romain    Laurendeau(法國)

年輕人占阿爾及利亞總人口的一半以上,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份報告,阿爾及利亞30歲以下人口中有72%失業。阿爾及利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如1988年的“黑色十月”起義,其核心是憤怒的年輕人。“黑色十月”遭到嚴厲鎮壓,5天內就有500多人喪生,隨后是暴力和動亂的“黑色十年”。
2019年2月,數千名來自工薪階層的年輕人再次走上街頭,這成為對長期擔任總統的阿卜杜拉齊茲·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統治的全國性挑戰。

當代問題類(單幅)
Contemporary    Issues

▲2019年4月20日,在美國阿肯色州達尼爾湖,白人至上主義團體“Shield Wall Network”的成員慶祝希特勒的生日。攝影師:Mark    Peterson(美國)


▲2019年2月18日,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布扎比舉行的國際防務展覽和會議(IDEX)上,一名商人在展覽日結束時鎖上了一對反坦克榴彈發射器。攝影師:Nikita    Teryoshin(俄羅斯圣彼得堡)


▲2019年12月31日,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貝加的一個臨時疏散中心,阿比蓋爾·費里斯(戴著面具)與朋友們玩耍。攝影師:Sean    Davey(澳大利亞)

當代問題類(組照)
Contemporary    Issues


















▲《漫長的戰爭》組照  攝影師:Lorenzo    Tugnoli(意大利盧戈)

塔利班在2019年取得了強大的領土優勢,并增加了在阿富汗的影響力。美國入侵阿富汗18年后,阿富汗國防和安全部隊(ANDSF)負責保衛阿富汗安全5年來,塔利班控制或爭奪了大約一半的國家,在一些地區充當影子政府。
今年1月開始的和談似乎在8月接近達成協議,但在9月遭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阻撓。在會談期間,雙方都試圖獲得籌碼,戰斗升級,而在實地,會談為塔利班提供了越來越多的政治合法性。塔利班暴力的頻發和蔓延,使安德福部隊捉襟見肘,在某些情況下不堪重負,傷亡率很高。沖突的升級也嚴重影響了平民人口,造成了大量傷亡、被迫流離失所。和平與經濟研究所(Institute    for Peace and    Economics)年中發表的一份報告將阿富汗列為世界上“最不和平”的國家,取代敘利亞,不過到2020年初,和平協議似乎再次成為可能。


















▲《流離》組照  攝影師:Nicolò Filippo    Rosso(意大利)

從2016年起,委內瑞拉的政治和社會經濟危機導致越來越多的移民流出該國。委內瑞拉人說,他們被迫離開的原因是不安全和暴力、得不到糧食、藥品和基本服務,以及政治局勢造成的收入損失。哥倫比亞最深切地感受到這次人口外流的影響。
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2019年10月,大約450萬委內瑞拉人離開了該國,其中160萬人在哥倫比亞。盡管委內瑞拉在2月份正式關閉了與哥倫比亞的陸地邊界,但仍有大約300個秘密過境點保持活躍。在哥倫比亞,半數以上的委內瑞拉移民沒有固定身份,因此無法獲得健康、教育或合法就業。慈善組織和非政府組織幫助為人們提供醫療和食物,但許多人最終住進了非正規定居點或流落街頭。2020年初,哥倫比亞政府宣布了兩項新的特別居留許可,允許10萬多委內瑞拉人在該國居留和工作,并規定委內瑞拉父母在該國出生的兒童可以獲得哥倫比亞國籍,但仍有大量人被剝奪了居住權。




















▲《寵物老虎》組照  攝影師:Steve    Winter(美國)

在美國,有5000到10000只老虎被圈養。路邊動物園和其他企業飼養老虎。個人也可養老虎當寵物。相比之下,亞洲只有3900只野生老虎,而世界各地經認證的動物園只有1659只。1973年的《瀕危物種法》沒有涵蓋美國許多外來寵物,該法只適用于從野外捕獲的寵物,而不適用于人工飼養的寵物。美國有四個州沒有法律規定養大貓當寵物,還有十個州雖然需要許可證,但一旦小寵物得到保護,就可以用來養大一點的動物,比如老虎。當作為寵物購買的幼崽4個月大時,它們長大后,危險得無法在家里飼養,并繼續出售,這引發了人們的擔憂。


環境類(單幅)
Environment

▲2019年10月10日,在北冰洋中部,一只北極熊和它的幼崽靠近北極燕鷗號(Polarstern)的科學家放置的設備。北極燕鷗號是一艘考察北極氣候變化后果的科學考察船。攝影師:Esther    Horvath(阿爾弗雷德)


▲在烏干達默奇森灣,一名在維多利亞湖非法工作的漁民在和同事釣魚前,將他整天藏著的船浮起。攝影師:Frederic Noy(中亞)


▲2019年8月3日,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布倫特伍德鎮附近,消防隊員與沼澤綜合火災戰斗。攝影師:Noah Berger(美國)

環境類(組照)
Environment




















▲《碳威脅》組照  攝影師:Katie Orlinsky(美國紐約)
北極永久凍土融化的速度比氣候學家預測的要快,釋放出的碳氣體可能加速全球變暖。



















▲《垃圾循環解決方案》組照  攝影師:Luca    Locatelli

幾個世紀以來,工業化國家一直遵循一種“以廢為寶”的線性經濟模式:將原材料收集起來,轉化成產品,然后出售,然后作為廢物丟棄。價值是在這個經濟體系中通過生產和銷售盡可能多的產品而創造的。這種模式不僅消耗自然資源,而且還消耗能源,由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加劇了全球變暖。
循環經濟通過使經濟活動與有限資源的消耗脫鉤提供了另一種選擇。它的基礎是設計系統外的廢物和污染,保持產品和材料的使用,以及再生自然系統。作為應對氣候危機的一部分,全球各地的農民、制造商和政府正在采取措施,試驗和實施循環經濟。




















▲《褪色的火烈鳥》組照   攝影師:Maximilian    Mann

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鹽湖之一的伊朗西北部的烏爾米亞湖正在干涸。
上世紀90年代,它的面積是盧森堡的兩倍,但干旱加劇和夏季氣溫升高加速了蒸發。此外,非法的水井,加上沿湖支流的水壩和灌溉工程的激增,已經將水轉移到農田。一個國際科學家小組在2014年進行的研究表明,在20世紀70年代,該湖的面積縮小到了12%左右。此外,環保人士認為,2008年修建的一條15公里長的堤道將該湖一分為二,這更加速了干涸,因為它抑制了兩岸之間的水流。暴露在外的湖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鹽漠,不能支持農業,容易受到鹽風暴的影響,對周圍的農業造成不利影響,并導致眼睛、皮膚和肺部疾病。
這個地區的居民,曾經是這個湖的一個休閑場所,現在都搬走了。干燥也會影響候鳥的食物來源,如火烈鳥、鴨子和白鷺。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承諾在10年內提供50億美元,以振興烏爾米亞湖。

一般新聞類(單幅)
General News

▲2019年11月14日,在敘利亞北部的奧爾難民營,一名俄羅斯婦女抱著孩子在一家臨時搭建的醫院排隊。攝影師:Alessio Mamo(意大利)

 


▲2019年11月15日,在伊拉克巴格達,一名男子協助一名抗議者同伴,該名抗議者在政府軍發射催淚瓦斯和煙霧彈后昏迷。攝影師:Ricardo García    Vilanova(自由攝影師)

 

一般新聞類(組照)
General News

 

 
















▲《智利:反對貧富差距》組照  攝影師:Fabio    Bucciarelli(意大利)

智利最近發生了歷史上最大的內亂,民眾紛紛起來抗議貧富差距。根據聯合國的一份報告,盡管智利是該地區最繁榮的國家之一,但它是經合組織國家集團中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只有1%的人口控制著33%的財富。引發騷亂的導火索是10月18日塞巴斯蒂安·皮涅拉總統煽動提高地鐵票價。首都圣地亞哥的一次和平集會引發了進一步的抗議。這轉變成了一場全國性的起義。
10月25日,最大規模的示威游行人數超過100萬人,并變得越來越暴力。根據人權組織觀察,當局對示威者過度使用武力,包括造成許多眼睛受傷的彈丸獵槍,并被指控虐待,包括強奸被拘留者。
11月15日,皮涅拉總統宣布將于2020年就新憲法舉行全民公決,但騷亂仍在繼續,要求對抗議期間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調查,并立即徹底改革養老金、醫療和教育系統。
 




















▲《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有生力量》組照  攝影師:Ivor    Prickett《紐約時報》

到2019年初,伊斯蘭國組織(IS)在敘利亞控制的領土已減少到東南部以巴古茲村為中心的4平方公里。IS從敘利亞北部撤退,受到了由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YPG)領導、主要由美軍組成的國際聯盟支持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聯合民兵的襲擊。
許多IS戰士自己投降或被俘虜。庫爾德人面臨的難題是如何處置這么多囚犯,其中許多未滿18歲,成為孤兒或與家人分離。然后,10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美軍撤出敘利亞北部。
10月9日,考慮到數十年來針對土耳其的庫爾德叛亂入侵敘利亞北部,土耳其長期將邊境上的庫爾德武裝視為安全威脅,旨在結束庫爾德對該領土的控制。數千名囚犯的命運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長期項目類
Long-Term Projects
























































▲《種族滅絕》攝影師:Daniele Volpe(危地馬拉)

1980年代,在1960-1996年危地馬拉內戰期間,居住在危地馬拉西部的Sierra    de los Cuchumatanes附近的Ixil    Maya社區成為種族滅絕行動的目標。伊克西人遭到蓄意強奸、強迫流離失所、饑餓和屠殺。到1996年,大約有7000人被殺。
從1979年到1985年,隨著歷屆政府和軍隊在該地區推行焦土政策,暴力事件尤其嚴重。聯合國真相委員會后來透露,伊克希爾70%至90%的村莊被燒成平地,約60%的人口被迫逃往山區。
1982年和1983年統治危地馬拉的何塞·埃弗拉尼奧斯·蒙特(Jose    Efraín Ríos    Montt)因種族滅絕罪和危害人類罪受審,雖然在第二次審判中被判有罪,但他以證詞無效等程序錯誤為由,未受懲罰,五年后去世。然而,這次審判被視為一個里程碑,使那些對暴行負責的人承擔責任。
今天,許多幸存者仍在尋找死去親人的遺體。挖掘尸體在收集平民屠殺的證據和安撫幸存者與他們的悲痛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因為他們終于能夠給他們所愛的人一個體面的葬禮。






























































▲《叛亂》組照  攝影師:Romain    Laurendeau(法國)

年輕人占阿爾及利亞總人口的一半以上,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份報告,阿爾及利亞30歲以下人口中有72%失業。阿爾及利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如1988年的“黑色十月”起義,其核心是憤怒的年輕人。“黑色十月”遭到嚴厲鎮壓,5天內就有500多人喪生,隨后是暴力和動亂的“黑色十年”。
2019年2月,數千名來自工薪階層的年輕人再次走上街頭,這成為對長期擔任總統的阿卜杜拉齊茲·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統治的全國性挑戰。

























































▲《“古蘭經”的守護者》組照  攝影師:Sabiha Çimen(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完全記住古蘭經的穆斯林可以在他們的名字前使用“Hafız”這個名字。他們相信,無論誰記住了圣經并遵循了它的教義,都將得到真主的獎賞,并將在天堂地位上升。因此哈夫澤斯被視為神圣世界的守護者,為子孫后代保存著它。古蘭經有6236節,記憶通常是通過重復和背誦來實現的。在土耳其,有數千所古蘭經學校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存在的,許多學校都有女孩就讀。從8歲到17歲,大多數人需要3到4年的時間來完成。

       這位攝影師12歲時和她的孿生妹妹一起上了古蘭經學校,因此能夠揭示一個許多人都不知道的世界。她的項目關注古蘭經學校寄宿生的日常生活,不僅展示了他們在努力記憶神圣課文時的情緒,還展示了他們如何保留同齡年輕女性的夢想,以及他們不學習時打破規則的做法和學校生活的樂趣。

自然類(單幅)
Nature
1-200303125F0.jpg
▲2019年3月10日,在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蘇布盧薩蘭鎮附近的一個棕櫚油種植園,一只一個月大的猩猩寶寶與它受傷的母親被發現。猩猩寶寶躺在救援隊的手術布上與母親做最后的告別。攝影師:Alain Schroeder(比利時)

1-200303125F5.jpg
▲2019年4月28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納科市,美墨邊境隔離墻將穿過北美生物最豐富和最多樣化的地區之一,破壞動物走廊、棲息地以及獲得水和食物的途徑。3100公里長的邊境線有1000多公里被這些路障封鎖,總統提議到2021年初再封鎖800公里。攝影師:Alejandro    Prieto(墨西哥)

▲2019年1月3日,在西班牙阿茲納爾卡扎爾附近,兩只伊比利亞猞猁聽到獵槍的槍聲后嚇了一跳。攝影師:Antonio Pizarro    Rodriguez(西班牙塞維利亞)

 

自然類(組照)
Nature


















▲《拯救猩猩》組照  攝影師:Alain    Schroeder(比利時)

印度尼西亞的紅毛猩猩正受到雨林不斷枯竭和分裂的嚴重威脅。蘇門答臘紅毛猩猩曾經遍布整個蘇門答臘島,現在僅限于北部,被認為是極度瀕危物種。它們幾乎完全是樹棲的:雌性幾乎從不在地上行走。
隨著伐木、采礦和棕櫚油種植的增加,猩猩被擠進了更小的森林區域,被迫離開了它們的自然棲息地,與人類的沖突更加頻繁。蘇門答臘紅毛猩猩保護計劃(SOCP)等組織對丟失的、受傷的和被俘的紅毛猩猩進行護理和放歸自然,旨在將它們重新引入野外。
人類看護者承擔著雌性猩猩所扮演的強大的母親角色,他們的目標是在7、8歲左右將幼獸重新引入自然棲息地。
 

















▲《危難中的穿山甲》組照  攝影師:Brent    Stirton(蓋蒂圖片社)

穿山甲有時被誤認為是爬行動物,但它們是有鱗哺乳動物。它們遍布亞洲和非洲部分地區,從家貓大小到超過一米長不等。
它們是獨居動物,只有產下一到三個后代,并將喂養兩年左右。穿山甲鱗在亞洲是非常珍貴的藥材,肉被認為是一種美味。野生動物貿易監測網Traffic    2017年的一份報告指出,穿山甲目前是世界上非法交易最多的動物,據估計,在過去10年中,至少有100萬只穿山甲被偷獵。這八種穿山甲都受到國家和國際法律的保護,其中兩種被正式列為極度瀕危物種。




















▲《金剛狼》組照  攝影師:Peter    Mather

狼獾是一種難以捉摸的、獨居的動物,棲息在歐洲、亞洲和北美北緯的偏遠凍土帶和雪林中。他們可以每天行走25公里尋找食物。他們捕食較小的動物,如兔子和嚙齒動物,但可能會嘗試更大的獵物,如受傷的馴鹿。
它們有時也會以更大動物尸體為食,并以挖洞吃冬眠動物而聞名。像鞋一樣的大爪子和憎水的毛皮大衣使它們很適合在雪地里生活:阿拉斯加北部的伊努皮亞特人特別看重毛皮作為襯皮大衣的價值,但由于受到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的勸阻,這種做法正在減少。雖然毛皮貿易正在減少,但目前對狼獾的挑戰,包括由于氣候變化,春季積雪減少,低繁殖率而加劇。

肖像類(單幅)
Portraits

▲《穆薩的追求》專業舞蹈演員穆薩·莫薩拄著拐杖跳舞,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紐敦的一次練習中擺姿勢。攝影師:Alon Skuy(星期日泰晤士報)


▲比琳達·卡卡姆巴·卡法西,是一位變裝表演藝術家,在南非開普敦附近的開普蘭斯鎮什桑山的社區里擺pose。旁邊婦女們正在那里做生意。攝影師:Lee-Ann    Olwage(南非)

肖像類(組照)
Portraits




































▲《兩岸之間》組照  攝影師:Tadas Kazakevi?ius(立陶宛維爾紐斯)
       庫倫海噴口是一個98公里長的彎曲沙丘噴口,將庫倫海瀉湖與波羅的海隔開。南部位于加里寧格勒州,北部位于立陶宛。沙丘是歐洲最高的沙丘之一,幾個世紀以來,這個沙丘吸引了許多藝術家。有時它不超過400米寬,最多3800米。即使在它的心里,你也永遠不會遠離彼岸。

攝影師想傳達的是,空間應該被所有可能的感官所聽到、聞到、吸收、感受到,因為眼睛沒有足夠的表現力。這些肖像的拍攝對象選擇了自己的拍攝地點,并閉上眼睛以強調與風景的聯系。




















▲《在權利與羞恥之間》組照  攝影師:Tatsiana Tkachova(白俄羅斯明斯克)
       白俄羅斯的墮胎法允許在12周內根據要求終止妊娠,在具備醫療條件下,可以在28周內終止妊娠,這使他們成為歐洲最自由的墮胎國之一。對于許多女性來說,墮胎是一個禁忌詞,許多人不愿意承認自己終止了妊娠。

每年都會舉行“不墮胎周”活動,在這個項目中,考慮過墮胎的白俄羅斯婦女會匿名講述她們的故事。

體育類(單幅)
Sport

▲2019年5月12日,在加拿大多倫多斯科蒂亞班克競技場,多倫多猛龍隊的卡希·倫納德(中蹲)在與費城76人隊進行2019年全國籃球協會(NBA)季后賽東部半決賽第7場比賽時,看著自己贏得比賽的壓哨球投籃入網。攝影師:Mark    Blinch(加拿大多倫多)


▲2019年6月2日,在利物浦,一個獎杯形狀的氣球漂浮在人群中,足球迷們在街上排起長隊,正用敞篷大巴為利物浦在UEFA決賽中戰勝托特納姆熱刺進行慶祝游行。攝影師:Oli    Scarff(法新社)


▲2019年11月23日,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體育場的巨型屏幕上播放著自由杯的決賽。巴西弗拉門戈足球隊的球迷們為加布里埃爾·巴博薩在與衛冕冠軍阿根廷河板的比賽中攻入一球而歡呼。攝影師:Silvia    Izquierdo(美聯社)

體育類(組照)
Sport



















▲《日本橄欖球老手》組照  攝影師:Kim Kyung-Hoon(路透社)

         東京的富瓦庫橄欖球俱樂部成立于1948年,是約150家俱樂部中之一,參賽球員年齡都在40歲以上。根據聯合國的一份報告,日本是世界上老齡化人口最多的國家,其中65歲或以上人口占28%。《日本時報》的一篇報道稱,老年人尤其容易感到孤獨,15%的獨居老人在兩周內的談話次數甚至少于一次。

橄欖球不僅使運動員保持身體的活躍度,還提供了其社交生活。2019年9月至11月在日本舉行了橄欖球世界杯,參賽人數打破了以往的記錄。












第63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獲獎提名作品分享





▲《球隊》組照  攝影師:Olivier Papegnies(比利時)

來自貝寧北部Gouande村的Gazelles de    Gouande是全國16支足球隊中的一支,旨在通過體育運動讓年輕女性更多地控制自己的未來。該項目由國際計劃組織設立,旨在通過促進自信、擴大教育機會和倡導反對早婚來賦予婦女權力。
2019年女足世界杯之后,國際上對女足的興趣高漲,像貝寧女足這樣的項目可以被看作是更廣泛地看待體育力量統一和傳播社會意識的一部分。2019年1月,貝寧接待了國際足聯(FIFA)的代表團,國際足聯是足球的國際管理機構,旨在支持學校的新體育戰略,貝寧總統帕特里斯·塔龍宣布了四所新足球學校的計劃,其中包括一所女子足球學校。




















▲《從灰燼中升起》組照  攝影師:Wally Skalij(《洛杉磯時報》)
       在一場野火摧毀了他們的城鎮之后,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天堂鄉村社區的天堂山貓隊的隊員們回到他們的足球場,重振球隊,開始新賽季。2018年11月的營火是加州歷史上破壞性最大的野火。天堂幾乎完全被燒成灰燼,90%的人口被分散到美國各地的城鎮,但大火停在天堂高中足球場的邊緣,使它和周圍的體育建筑都不受影響。幾乎全隊所有人都失去了家園,但當教練里克·普林茨開始訓練時,球員們開始回歸,有些人為了達到目的而通勤長達90分鐘。他們不僅肩負著團隊重生的使命,而且肩負著社區重生的使命。山貓隊繼續過著一個成功的賽季,打最后在年底輸掉了今年最后一場冠軍賽。

突發新聞類(單幅)
Spot News

▲2019年1月15日,在肯尼亞內羅畢,安全部隊在尋找Dusit2豪華酒店和商業區遭襲擊者時,正在被疏散的婦女。攝影師:Dai    Kurokawa(歐洲新聞攝影署(EPA))


▲2019年5月21日,阿爾及利亞阿爾及爾,學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動中與防暴警察扭打。攝影師:Farouk Batiche(德新社)

▲2019年9月3日,颶風“多里安”襲擊巴哈馬島后,志愿者們在弗里波特的一條被洪水淹沒的道路上跋涉。攝影師:Ramon    Espinosa(美聯社)

颶風多里安于9月1日在巴哈馬北部的阿巴科和大巴哈馬群島登陸,達到薩菲爾-辛普森等級的5級,并打破了直接影響陸地的最強大西洋颶風記錄。狂風和上漲的洪水摧毀了房屋,癱瘓了醫院,并切斷了電力供應。至少71人死亡,9000所房屋受到影響,約29500人受到影響。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的一份報告稱,多里安颶風在巴哈馬造成的損失為34億美元,約相當于該島國年經濟產出的四分之一。盡管科學家們不確定氣候危機是否會導致颶風數量的增加,但預計海洋溫度升高會加劇風速,海平面升高可能使登陸的影響更具破壞性。

突發新聞類(組照)
Spot News


















▲《澳大利亞的森林大火危機》組照  攝影師:Matthew    Abbott(帕諾斯圖片社,紐約時報)

澳大利亞一年一度的火災季節很早就開始了,在經歷了數月創紀錄的干旱和強風的肆虐之后,火勢異常嚴重。與往常相比,強烈得多的野火大部分由志愿消防員撲滅。野火肆虐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以及南澳大利亞州和昆士蘭地區,給叢林和雨林造成了破壞,摧毀了房屋。
到2020年1月底,已造成30多人死亡,3000所房屋倒塌,約1200萬公頃土地被燒毀(幾乎是荷蘭國土面積的三倍)。橫貫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的岡瓦納熱帶雨林有50%以上被燒毀,使野生動物們受到了嚴重地打擊。當地科學家估計,多達10億只動物死亡。
去年12月,當許多森林大火蔓延的強度和速度增加時,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前往夏威夷度假,并在兩名志愿消防員死亡后才被要求返回。他繼續支持一項支持化石燃料的政策,并禁止將火災與氣候危機聯系起來。
















▲《開羅致命炸彈爆炸》組照  攝影師:Oliver Weiken(德新社)

2019年8月5日,在埃及開羅市中心Kasr    al-Aini地區的一家癌癥醫院外,發生恐怖襲擊,造成至少20人死亡,47人受傷。埃及內政部說:一輛載有炸彈的汽車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車輛,并與另外三輛車相撞,引發爆炸和火災,迫使包括醫院在內的附近建筑物撤離。內政部長馬哈茂德·陶菲克說這輛車里裝滿了用于其他地方恐怖襲擊的爆炸物。埃及政府將此次襲擊歸咎于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暴力分裂派伊斯蘭哈斯姆運動(Islamist Hasm    Movement)。
該組織曾是埃及最大的伊斯蘭組織,但自2013年起在埃及被禁止。穆斯林兄弟會本身也一再與哈斯姆運動及其暴力活動保持距離。哈斯姆運動過去曾在開羅發動過一系列襲擊,但大多是針對安全部隊而不是平民。

 

(責任編輯:管理員)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亚洲日韩精品不卡在线